一键发布微信群
当前位置: 首页   >   微信文章   >   八卦娱乐   >   “鸿茅药酒”事件:比天堂毒药更可怕的,是资本控制人间

“鸿茅药酒”事件:比天堂毒药更可怕的,是资本控制人间

作者:微信群    时间:2018-04-21 12:42:05
标签: 鸿茅药酒 奇闻轶事

“鸿茅药酒”事件:比天堂毒药更可怕的,是资本控制人间

  

作者丨刘娜

说话有风险,发文须谨慎。

 

拥有麻醉医学硕士的广东医生谭秦东,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篇点击量只有2000多人次的美篇文章,竟会引发一场牢狱之灾。

 

去年12月份,这位悲天怜人的年轻医生,以引号和别字当马赛克,克制含蓄地发了这样一个网贴——《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从药物成分和科学保健的角度,反驳广告做遍大江南北的“鸿毛药酒”鼓吹的调五脏、补气血、通经络、祛风寒、止疼痛的神奇疗效,不仅很扯淡,而且很害人,提醒广大群众尤其是老年人谨防中毒受骗。

 

在此之前,谭秦东医生不过无名小卒,粉丝寥寥。所以他这篇文传播后的阅读量也不过2241人次。

 

除了文中“毒药”二字略欠考究,有用词失当的情绪化,全文相当收敛冷静。

 

但,今年1月份,谭秦东突然被不远千里而来的内蒙古凉城警方以“损害商品声誉罪”抓走,刑拘至今。

 

对号入座的神药界大佬鸿茅药酒,控告他恶意抹黑知名企业,以一篇网贴导致三地两家医药公司退回药酒57000多瓶,造成损失142万余元。

 

谭的妻子回忆抓捕的情景时说,伙同警方一同来抓人的,还有鸿茅药酒的人。

 

我不太懂法律,觉得不安于麻醉工作的谭秦东,冒这么大风险起底一款被推上神坛的中国药酒,和我写这篇文一样有点不知天高地厚。

 

但作为关注真相、相信法律的老百姓,我仍不住发出这样的追问:

 

明明是非处方药的鸿茅药酒打着保健药品的旗号冒充神药,允许不允许公众对其质量和功效进行探讨或批评?

 

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管部门通报违法2630次后,鸿茅药酒的广告投放依然稳坐2017第一名,是谁在给这款够神奇的神药开绿灯?

即便谭秦东医生侵犯了“鸿毛”的名誉,但这起原本属于民事纠纷的案件,又缘何惊动警方动用刑事手段跨省抓捕?

事到如今,全网关注,民声激愤,就连人民日报客户端也怒发《跨省抓医生鸿茅药酒底气何在》的评论。

 

这件小事之所以搞这么大动静,并不完全因为泛滥害人的保健神药毒害过不少家庭,更因为在依法治国的今天,企业竟然可以利用拥有公权力的警察,在没有法院判决的前提下随意抓捕,安插罪名,公报私仇。

 

比触犯法律更可怕的,是法律成为利益的玩偶。

 

比天堂毒药更可怕的,是资本控制警法的公权。

 

有钱便是爷的年代,多少无辜之人在受欺诈之苦。

 

刚刚过去的4月12日,是西安电子科技大学2012级学生魏则西去世两周年。

 

这位身患滑膜肉瘤的学生,通过百度搜索到北京一家三甲医院,白白花去20万元后,才发现这家医院宣称的从美国引进的“生物免疫疗法”,早已被淘汰。

他的离世,让以靠江湖游医把戏发家、借住公立医院外皮谋利的莆田系,从黑幕之下推到强光之中。

50多起莆田系医疗致残致死事故被揭露出来后,长久以来信奉“有病去公立医院”我们才恍然大悟:

莆田系资本早就渗透到打着“人民医院”名义却坑害人民的某些知名医院内部。

如果再往前深挖,我们会发现,堪称坑蒙拐骗样样在行的莆田系,从上世纪80打着“老军医,一针见效,专治性病”的旗号,从男科、妇科、不孕不育、整形专科做起,长久以来就是一副“夸大疗效,欺诈患者,谋取私利,广受诟病”的嘴脸。

在巨额利润的刺激下,它乘着公立医院出卖科室的东风,成功打入人民内部,榨取百姓血汗,茹毛饮血,不吐残渣,劣迹斑斑,大行其道。

当年轻的魏则西以悲怆离世的代价,让国家多个部委联手对全国莆田系医院展开地毯式的剿灭时,我们在恐惧担忧的同时,并没有太多喜悦。

谁知道,整掉了一个莆田系,还有多少个莆田系一样的黑洞,潜伏在我们的衣食住行里?

当资本以“公立”和 “人民”的温情面目,把赚钱和盈利放到首位,把治病和救人抛在脑后,某些医院势必就成了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东西的地狱,而很多患者也成了任人宰割后还感激涕零的羔羊。

比病患更可怕的,是钻到钱眼里的人心。

比肿瘤更丑陋的,是被资本控制的医疗。 

当头条和热搜也可以购买,媒体和舆论也成了资本染指的领域。

 

2016年夏天,赵薇导演的电影《没有别的爱》,启用了支持台独的男演员戴立忍和发表辱华言论的日本女星水原希子。

 

这无疑伤害了热血网友的情感,在网上引发热议和抵制,甚至发酵到政治层面。

 

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惯于八卦和娱乐的国内各大门户网站,在这起事件中前所未有地化作清流,在热搜中非常默契地屏蔽了此事。

 

当年7月6日,共青团中央官微发了《一篇文告诉你:赵薇、戴立忍及<没有别的爱>为什么遭网友普遍抵制》微博,表明公众情感不容践踏,暗示资本集团染指舆论,不料很快就被删除。 

随后,中央和国家机关委员会的官微紫光阁参与声援,共青团中央官微的微博才回复正常。

 

回想当年,仿佛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携带着腥臭不明的动机,维护某一集团的利益,手段粗暴而野蛮,公然藐视国家力量,甚至要掌控一切导向。

 

这件事在当时引发舆论暗涌,至今想来,都让人心有余悸:

 

当代表少部分人利益的资本控制了舆论,连官媒都丧失发声的渠道和权利,何况人轻言微的普通你我。

 

比政治立场不明更可怕的,是遮掩丑闻藐视官媒。

 

而比空手套白狼更可怕的,是资本大佬操纵舆论。

 

资本逐利性和教育公益性的相悖,让近年来幼教行业丑闻不断。

 

国家对学前教育的投入不足,让嗅觉灵敏的资本闻到了金钱的味道,纷纷进军幼教行业。

 

利益最大化的本性,让占领中国幼教行业半壁江山的民营幼儿园,以最少的投入追逐最高的回报,甚至不惜提高工作时长,缩减幼师工资。

 

监管不力、工作压力和人性丑陋的集中爆发,戕害的势必是一个个无辜而天真的孩子。

 

从携程亲子园虐童案,到红黄蓝新天地分园虐童案,再到济南小太阳幼儿园烫伤案,每一起触目惊心的案件,无不提醒着我们:

幼教丑闻,不过是走入误区的中国教育的冰山一角。

国民基础教育,不仅关乎千万孩子和家庭的未来,还承担着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的培育,它要服务于广大人民和百姓,而不是服务于资本和股东。

 

资本服务于教育,是市场经济发展的必然。

 

但资本控制了教育,就是一个国家的悲哀。

市场为王的今天,资本运作的积极作用,不用我长篇累牍地介绍。

 

国家的命运和时代的进步,固然需要资本的加盟,但决定乾坤运转的,却是人心向背和民意高低。

 

如果一起又一起的丑闻证明:

 

资本不仅染指我们的公权、医疗、舆论和教育,还控制了关乎国计民生的方方面面,对所有依靠人民、代表人民、造福人民的国家来说,这都是非常危险的信号。

 

我本是人轻言微的老百姓,就像揭露“鸿毛药酒”的谭秦东一样,因不甘心当个麻木的人,就忍着钻心的颈椎疼码了这么多字。

 

我也知道说真话很危险,但如果可以,我还是愿意顶着风险说点真话。

 

毕竟,这个世界,真心的人越来越少了,真话也越来越难找了。

- END -

作者简介:刘娜,80后老女孩,混迹媒体圈十余载,发表文字量百万字,能写亲情乡愁故事,会写教育职场热点,被读者称为“能文艺也理性的女中年,敢柔情也死磕的傻大妞”。

阅读是门槛最低的优雅

看更多内容

请长按下方图片关注

每晚读一本书

上一篇:佟丽娅抱儿子惊喜现身!现实没把她击垮,反而活的更漂亮!

下一篇:层次越低的人,越喜欢花时间在这3件事上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手机版      网站地图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CopyRight 2007-2018 微群之家 版权所有 晋ICP备16004684号-4
我们一直用心做
QQ客服